当前位置:首页 > 股权分割 > 股权分割 > 正文

邓某、黄某离婚后财产纠纷

来源:网络 作者:君澜律师 时间:2018-07-17 17:33:52
    邓某上诉请求:要求对方补偿房租费不仅仅是法庭判决的15000元,还有15000元及对方归还住房、门面的使用权。对方反诉返还56375元不应支持。事实及理由:1、离婚协议明确了房屋产权、居住及收取租金的权利,一审只相信被上诉人所说的15000元租金,实际负一楼三套房屋、四楼有一套均被被上诉人收取。2、对方要求返还56375元没有道理,离婚时双方对财产及子女抚养均已明确约定,被上诉人陈述的金玉琴缘投资十八万是借款不真实,都是婚内添置。
 
    黄某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邓某原审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补偿房租费19000元,并由被告归还住房及门面使用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邓某与被告黄某原系夫妻,2015年7月10日双方协议离婚时,签订以下协议:
 
    1、沪蓉大道85号房屋1栋,最终所有权是邓鹏博的;
 
    2、房屋房租邓某、黄某每年各收一半;
 
    3、沪蓉大道85号房屋,邓某住门面上三楼,黄某住门面上二楼,其余出租;
 
    4、邓鹏博大学毕业之前,由邓某抚养,抚养费邓某承担三分之二,黄某承担三分之一,按年结清;
 
    5、“金玉琴缘”婚庆公司所有债权债务与邓某无关;
 
    6、北京现代鄂Q××车归邓某所有;
 
    7、室内家具归黄某所有;
 
    8、摩托车归还黄某。原、被告签订协议后,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
 
    离婚后,原告邓某将沪蓉大道85号房屋的负一楼房屋进行了出租,租费4200元,租期为2016年5月31日至2017年5月31日,现该房屋租期到期后,没有再出租;黄某将该房屋中的门面三间进行了出租,其余房屋均未出租。邓某与黄某口头约定,临沪蓉大道的一间门面房屋租费由邓某所有(2017年3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的房租费为15000元),其余两间门面房屋租费由黄某所有。离婚协议中约定的本田牌125型摩托车1辆邓某没有归还给黄某。邓某与黄某协议离婚时,邓某于2013年3月3日的定期存款100000元及利息12750元(到期日为2016年3月3日,年利率为4.25%)未进行分割。
 
    一审法院认为,邓某与黄某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按协议及口头约定履行。根据双方的协议及口头约定,沪蓉大道85号房屋中临沪蓉大道的门面1间的房屋租费应归邓某所有,现黄某辩称该房租费15000元由其子邓鹏博收取,未提交证据证实,黄某应按约定将该房租费15000元支付给邓某;因四楼的房屋、负一楼的房屋现均未出租,邓某要求黄某支付房租费的请求,不予支持;门面上三楼房屋按约定应归邓某使用,邓某能否使用该房屋系另一民事法律关系,邓某以未使用该房屋为由要求黄某支付房租费的请求,不予支持。
按照协议约定,本田牌125型摩托车1辆应归还黄某,黄某现要求归还该摩托车,予以支持;根据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的内容来看,黄某主张的邓某的存款本金100000元、利息12750未进行分割,邓某辩称
    协议时因给黄某开办的店铺投资60000元,黄某已放弃分割该存款的理由,未提交证据证实,不予采纳,对该存款本息,应由邓某、黄某平均分割;黄某以双方签订离婚协议时,系邓某逼迫所签,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双方离婚时签订的协议应为有效协议,因此,黄某要求对沪蓉大道85号房屋确定为黄某所有的请求,不予支持。
 
    邓某要求黄某返还离婚协议书原件,未提交证据证实,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
 
    一、被告黄某支付原告邓某位于巴东县野三关镇沪蓉大道85号临沪蓉大道门面1间2017年3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的房租费15000元;
 
    二、反诉被告邓某于2013年3月3日的存款本金100000元、利息12750元,共计112750元,由反诉被告邓某、反诉原告黄某各分得56375元,由反诉被告邓某返还给反诉原告黄某56375元;
 
    三、反诉被告邓某返还反诉原告黄某本田牌摩托车1辆;
 
    四、驳回原告邓某其他的诉讼请求;
 
    五、驳回反诉原告黄某其他的反诉请求。案件受理费27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200元,由邓某、黄某各负担737.5元。
 
    二审中,上诉人邓某向本院提交了分别署名为谭明、向海琼、张玉平的证人证言各一份,用以证明被上诉人黄某分别向各位证人收取了2016年度、2017年度房租费若干。本院认为,前述证言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中的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依据该“证据规定”第四十三条规定,不予采纳。被上诉人黄某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二:其一,黄某应否向邓某支付房租费以及具体数额;其二,邓某应否向黄某分割存款。
 
    关于焦点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上诉人邓某与被上诉人黄某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已作当地婚姻登记机关为双方办理离婚登记的备案依据,该离婚协议的内容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根据离婚协议,案涉房屋的所有权归双方共同所生儿子邓鹏博所有,邓某、黄某在生时对该房屋享有使用权,其中第二层归黄某居住使用,第三层归邓仕居住使用,其余房屋用于出租,所得租金各分得一半。
 
    上诉人邓某向黄某主张分割房屋租金,应当举证证明房屋已由黄某出租并收取了租金,一审期间,除黄某自认对部分房屋已经由其出租并收取相应租金外,邓某主张的其余部分房屋租金,其并未举出诸如黄某与承租人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或黄某收取租金的收据或承租人向黄某支付租金的转账凭证等证据证实。因此,一审法院根据黄某自认的事实,并结合双方的离婚协议及口头约定,判令由黄某分割房屋租金15000元给邓某并无不当。
 
    关于焦点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本案中,案涉存款的存入时间在邓某与黄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邓某并未举证证明该笔存款为其个人财产或约定归其个人所有,依照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该笔存款应认定为邓某与黄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邓某与黄某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各条款,并未涉及该存款,依据前述规定,黄某应分割取得部分存款。邓某上诉称该存款已明确给其子学习使用,证据不足,不予采纳。
 
    综上,邓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475元,由上诉人邓某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