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徐某与李某1探望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5-27 09:56:55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徐某,女,汉族,住湖北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李某1,男,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徐某与被告李某1探望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1月2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李某1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作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李某1协助原告徐某行使对婚生子女李某2的探望权。探望时间为一个月两次,具体时间要求在周末;2.判令被告李某1承担探望女儿未果所产生的花费;3.诉讼费由被告李某1承担。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1年4月26日登记结婚。2017年1月19日二人登记离婚,婚生子女李某2由被告李某1抚养。离婚后,被告李某1于2018年11月份至2019年7月止,阻止原告徐某探望婚生子女李某2。具体情况:不接电话,不让视频通话,原告徐某过来探望女儿被拒之门外,对方言辞过激。故原告徐某无奈之下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审理中,原告徐某明确其第1项诉请中的探望方式为每个月两次接送探望,要求在每个月的第二个和第四个周六的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在被告李某1处接送探望女儿。同时,原告徐某要求撤回其第2项诉请。

被告李某1未出庭应诉,亦未作答辩。

原告徐某为证明其主张,提供证据有:

1.短信截屏,证明被告言辞激烈,拒绝其探望孩子;

2.离婚证复印件、离婚登记审查表,证明原、被告于2017年1月19日登记离婚;

3.离婚协议书,证明离婚时双方虽对子女抚养权约定,但未对探望问题进行协商。

本院对证据的认证意见:鉴于被告未到庭进行质证,本院经对原告的证据进行审核,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真实有效,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纳。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1年4月26日,原、被告登记结婚。婚后,二人于2012年8月15日生育一女李某2。2017年1月19日,原、被告登记离婚,后李某2随被告李某1共同生活。原、被告离婚时未明确探望李某2的方式和时间。后因原、被告对探望李某2的方式和时间发生争议,遂涉诉。

本院认为,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现原告徐某提出撤回其要求被告李某1承担不予配合探望子女期间所产生费用的诉请,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本案中,原告徐某作为不直接抚养子女的母亲,有探望子女的权利,被告李某1有协助的义务。因原、被告未能就探望的方式、时间达成协议,由本院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情况,以及未成年人的年龄、学习情况、生活规律、身体状况等依法确定。被告李某1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系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可以在每月第二个、第四个周六上午九时到被告李某1处接走李某2予以探望,并于当日下午五时将李某2送回被告李某1处,被告李某1对此有协助的义务。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40元,由被告李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