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6-30 11:01:57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曹某某,女,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董某某,男,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被告:郭筱某某,女,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被告:董2,男,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上述三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曹某某与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分家析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于静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曹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曹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1、依法确认并分割因拆迁上海市昌化路XXX弄XXX号房屋(以下简称:昌化路房屋)所获得的位于上海市宝山区美平路XXX弄XXX号XXX室(以下简称:美平路A室房屋)、XX号XXX室(以下简称:美平路B室房屋)房屋产权份额;2、依法分割因拆迁所获补贴款人民币34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董某某原系夫妻关系,2017年7月24日经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被告郭筱某某系董某某之母,被告董2系被告董某某之父。原、被告四人户籍均在昌化路房屋内。2015年12月17日,被告郭筱某某代表原、被告四人与拆迁人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根据协议及原、被告四人共同签字的购房产权人确认书,由征收部门给予原、被告一家四口位于上海市宝山区美平路500弄房屋两套及补贴款34万元。因上述房屋未建成交房,原、被告均在外自行过渡。2018年5月,原告得知三名被告已经办理完入住手续,且涉案房屋产权登记没有原告的名字,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利益,遂涉讼。

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辩称,昌化路房屋系被告郭筱某某购买,被拆迁后取得的拆迁款及补偿均应当由出资人所有。郭筱某某作为该房屋的承租人及所有权人,应当享有昌化路房屋拆迁后取得的置换房屋及拆迁款。要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原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户口簿、(2017)沪0106民初XXX号民事调解书,证明昌化路房屋户口情况、原告与被告董某某婚姻关系以及原告的户口在昌化路房屋内。三名被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2、原告与被告董某某聊天记录及购房产权人确认书,证明2016年2月22日,被告董某某要求原告在购房产权人确认书上签字时欺骗原告,产权人一栏为空白,故原告对拆迁事宜均不知情,并非放弃拆迁利益。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就拆迁事宜多次与原告协商,但原告一直置之不理且拒绝签字、提供身份证,也拒绝去动迁组签协议。购房产权人确认书上确实是原告本人签字确认。

3、征收补偿协议,证明昌化路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情况。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

4、配套商品房供应单、房屋交接书、不动产登记簿,证明美平路A室房屋登记在郭筱某某名下,美平路B室房屋登记在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名下。三名被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被告就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房屋出售协议、收据,证明昌化路房屋系被告郭筱某某购买,享有支配权,在拆迁时应当由被告郭筱某某享有拆迁利益。原告对真实性无法确认,如昌化路房屋确系郭筱某某购买,在分配房屋时可以适当多分。

2、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证明昌化路房屋征收补偿方式为调换,不是变更。被征收房屋是以房屋评估均价计算,而非以被征收房屋当时的实际户口人数作为征收补偿依据。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3、房屋租金账单(2013年1-12月,2014年1-12月),证明昌化路房屋已由原承租人郭筱某某交付租金,郭筱某某系承租人。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4、配套商品房供应单,证明美平路A室房屋权属人已经被上海市静安XXX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等四家单位确认为郭筱某某。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

5、配套商品房供应单,证明美平路B室房屋权属人已经被上海市静安XXX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等四家单位确认为郭筱某某、董某某、董2三人,无原告份额。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

6、民事调解书,证明2017年7月24日,原告与被告董某某经法院调解离婚,双方在离婚时无房屋或财产纠纷。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当时系争房屋产证没有办理出来,故法院不予处理。

7、摘录常住人口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常口显示信息资料,证明曹XX、王XX、曹某某均是在1997年12月11日因分房从宝源路XXX弄XXX号迁入现住址即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系动迁分房),曹某某虽在2013年6月2日将户籍迁至昌化路房屋,但未实际居住,属于空挂户,实际居住在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宝源路房屋拆迁时原告仅6岁,属于未成年人,且该房屋从面积来看属于特困户,原告不属于宝源路房屋拆迁安置对象。

8、住房调配单等四份材料,证明曹XX、王XX、曹某某1997年11月因动迁分房被安置到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其系未成年人,不属于宝源路房屋拆迁安置对象。

9、租房合同(郭筱某某与姜XX),证明2012年8月26日郭筱某某与姜XX签订租赁合同,双方约定自2012年8月26日起郭筱某某将昌化路房屋前楼加内阁楼出租给姜XX,直至昌化路房屋动迁,原、被告均未居住过。原告对真实性无法确认,昌化路房屋当时出租他人,不适合作为原、被告结婚用房,原告将户口迁入昌化路房屋是应被告要求,目的是分房。

10、书面证明(章XX、姜XX),证明郭筱某某经章XX介绍将昌化路房屋自2000年7月至2012年7月转租给金XX,2012年8月26日后郭筱某某将该房屋再租给姜XX直至动迁为止。原告不属于该房同住人。原告对真实性无法确认。

11、静安区XX改建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证明昌化路房屋被列入市政府房屋征收范围。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

12、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静安区XX改建项目结算单,证明郭筱某某作为被动迁房屋的承租人是以房屋评估价格补偿方案进行安置,而非按照人口户数进行安置。曹某某不符合本次动迁方案中的安置对象标准,无权主张安置房屋的权属份额。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13、上海市静安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不动产登记信息、上海市共有住房出售合同、价格计算表、购房凭证、登记申请、购买住房协议书等,证明场中路XX房屋登记权利人为曹某某父亲曹XX,同住人为曹某某母亲王XX及曹某某,曹某某已享受过福利分房的待遇。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被告董2与郭筱某某系夫妻关系,婚后生育一子即被告董某某。被告董某某与原告曹某某2013年3月16日登记结婚,2017年7月24日经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三名被告户口均在昌化路房屋内,原告于2013年6月2日将户口迁入昌化路房屋。2010年7月起郭筱某某将昌化路房屋出租他人居住,至房屋动迁前原、被告均未在昌化路房屋内实际居住。

二、被告郭筱某某与上海盛家房地产服务有限公司签订房屋出售协议,以47,000元取得昌化路房屋使用权。2015年12月17日,郭筱某某与上海市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约定被征收房屋即昌化路房屋补偿款共计1,255,094.82元,郭筱某某选择房屋产权调换为美平路A室房屋和美平路B室房屋,郭筱某某需支付上海市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差价45,321.66元。

协议第九条约定旧城区改建补贴150,000元、不予认定建筑面积部分的补贴80,000元、签约奖励80,000元、签约鼓励奖励30,000元,共计340,000元。

协议第十条约定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三、《购房产权人确认书》中列明美平路A室房屋产权人系郭筱某某,美平路B室房屋产权人为原、被告四人,并有原、被告签字、捺印确认。

《配套商品房供应单》(NOXXXXXXX)所购房屋为美平路B室房屋,被拆迁户基本情况为原、被告四人,购房人基本情况为被告三人。该房屋已于2018年6月19日交付三名被告,并于同年10月登记于三名被告名下。

《配套商品房供应单》(NOXXXXXXX)所购房屋为美平路A室房屋,被拆迁户及购房人均为被告郭筱某某。该房屋已于2018年6月19日交付郭筱某某,并于同年10月登记于郭筱某某名下。

四、上海市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系曹XX、王XX、曹某某1997年因动迁安置宝源路XXX弄XXX号房屋所得,目前场中路房屋登记于曹XX名下。

五、经查,昌化路房屋征收补偿款仅按照房屋面积计算。征收人在计算房屋补偿款时不考虑同住人因素,同住人由被征收人负责安置,对于房屋分配由被征收人及其同住人协商确定,征收人不做实质审查。

旧城区改建补贴以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计算,不足15万元的,按15万元计算。不予认定建筑面积部分的补贴以计户单位为基准,每证可以享有一次补贴,低于8万元的,按8万元计。签约奖励以计户单位为基准,每证给予8万元签约奖励。签约鼓励奖励按签约时段每证给予签约鼓励奖励,其中签约期第1个月为3万元。

本案审理过程中,由于原、被告对美平路A室、B室房屋现价均无法达成一致,本院通过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对上述房屋进行评估,自2019年9月3日起至2020年9月2日止,美平路A室房屋总价175万元(不含装修)、美平路B室房屋总价183万元(不含装修)。由原告曹某某支付评估费共计10,300元。

根据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及庭审质证的证据,本案争议焦点评判如下:

1、关于原告曹某某是否对被动迁房屋有动迁利益的问题,本院认为,经查,曹某某因结婚将户口迁入被动迁房屋且现无证据显示曹某某在他处有住房,虽未实际居住,但不宜就此否定曹某某对被动迁房屋享有动迁利益。被告认为曹某某曾因宝源路房屋动迁而享受过福利分房待遇,本院认为,宝源路房屋动迁时租赁户名为曹XX(系曹某某之父),曹某某尚属未成年人,且动迁调配所得的场中路房屋登记于曹XX一人名下,曹某某作为未成年同住人,并非属于该优惠政策的当然享受者,其居住使用的权益主要是基于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等义务形成,而不是基于其对共有住房的权利,因此,不能据此认定曹某某已享受过公房福利待遇,被告的该项辩论意见,本院难以采信。

2、关于曹某某享有动迁利益份额的问题。本院认为,购房产权人确认书中产权人一栏中已将美平路A室、B室房屋进行分配,其中美平路A室房屋产权人为被告郭筱某某一人,美平路B室房屋产权人为原告及三名被告,上述房屋产权人经全家协商后一致同意,并由原、被告四人的签字捺印,即便如原告陈述签字时该产权人一栏均系空白,亦可以推定原告对产权调配房的分配方案呈默认态度,应当认定原告对美平路A室房屋不享有份额。综合考虑昌化路房屋的来源、出资以及产权调配房现值等因素,酌情确定由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支付原告曹某某美平路B室房屋折价款366,000元。鉴于拆迁所获补贴款34万元目前均由被告郭筱某某管理,酌情确定由被告郭筱某某支付原告曹某某补贴款68,000元。房屋评估费10,300元,酌情确定由原告曹某某负担7,800元,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负担2,500元。

本院认为,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五条、第九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支付原告曹某某房屋折价款366,0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郭筱某某支付原告曹某某补贴款68,0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原告曹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7,400元,由原告曹某某负担13,495元,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负担3,905元。房屋评估费10,300元,由原告曹某某负担7,800元,被告董某某、郭筱某某、董2负担2,5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