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陈某1与陈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7-03 17:47:22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陈某1,女,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陈某2,男,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陈某1诉被告陈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6日立案后,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因案情复杂,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陈某2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依法分割婚姻存续期间未分割的存款24万元。事实和理由:原告陈某1与被告陈某2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4年登记结婚,于2010年11月22日经法院调解离婚。2012年6月9日,原被告登记复婚。2018年10月原告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于2019年1月判决原被告离婚。在2018年3月至2018年5月期间,原告通过支付宝和微信转账给被告钱款合计29.88万元,包括转账给被告的钱款19.88万元和根据被告指示转账给被告妹妹唐某某的钱款10万元。当时转账给被告的19.88万元情况是,被告逼问原告的支付宝和微信密码,然后原告将支付宝和微信密码告诉了被告,被告自己拿着原告的手机操作转账的,被告没有说拿这19.88万元去干什么。当时转账给唐某某10万元情况是,被告让原告转账给唐某某,被告当时说他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被告公安机关调查,转给唐某某的钱是用来给被告打官司的,转账给唐某某的钱是原告自己转账的。原告认为,上述共计29.88万元转账全部发生在原告2018年起诉离婚之前,这29.88万元钱款属于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在原告2018年10月提起的离婚诉讼中,当时因为考虑到抵扣被告曾在2018年3月27日转账给原告4.64万元的情况,所以原告当时陈述被告在2018年3月份从原告处拿走24万元存款,当时原告没有每一笔仔细核算,只是大概说了个24万元。在2019年1月的法院准予离婚判决中未处理上述24万元钱款。原告现仍按被告从原告处拿走钱款共计24万元主张,原告现要求分割上述钱款共计24万元。因离婚后孩子归原告抚养,原告的处理意见是按照顾子女及女方的原则,在各半分割的基础上要求给予原告适当多分。

被告陈某2未出庭答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陈某1与被告陈某2于2004年登记结婚,于2006年3月13日生育儿子陈某3。原告陈某1曾于2010年8月向本院提起过离婚诉讼,并于2010年11月22日经本院调解离婚。2012年6月9日,原告陈某1与被告陈某2登记复婚。

原告陈某1于2018年10月又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在该(2018)沪0112民初31351号离婚案件2018年11月8日的庭审笔录中,原告称“被告在2018年3月份从原告处拿走了24万元存款,原告认为这24万元也是夫妻共同财产,要求被告向原告返还12万元。被告当时惹上了经济官司,被告要拿钱去打官司。”被告称“唐某某是被告的妹妹,被告确实在2018年3月份从原告处拿走了24万元存款,这24万元是夫妻共同财产,这24万元被告确实是打官司用掉了,被告不同意返还原告12万元。”庭审后,原告向法院表示,其在离婚案件中不要求法院处理上述24万元存款,原告另行处理。

法院于2019年1月作出(2018)沪0112民初3135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原被告离婚,双方所生之子陈某3随原告陈某1共同生活,该民事判决于2019年2月12日生效,该民事判决中对上述24万元存款未作处理。

另查明,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11日转账给被告5,000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17日转账给被告3,600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1日转账给被告5,000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2日转账给被告53,600元(包括一笔5万元和一笔3,600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3月23日转账给被告2万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3日转账给被告2万元(包括一笔1万元和一笔1万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4月13日转账给被告12,900元(包括一笔6,400元和一笔6,500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4月13日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被告9,960元(包括一笔1,300元和一笔8,660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4月21日转账给被告4,500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4月30日转账给被告2万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4月30日转账给被告9,900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5月29日转账给被告2万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5月29日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被告1万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5月31日转账给被告3,070元(包括一笔2,500元、一笔260元和一笔310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5月31日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被告1,270元。上述原告名下支付宝和微信账户转账给被告钱款共计19.88万元。

再查明,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7日日转账给唐某某1万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3月27日日转账给唐某某3万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8日日转账给唐某某1万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3月28日日转账给唐某某2万元;原告名下支付宝账户于2018年3月29日日转账给唐某某1万元;原告名下微信账户于2018年3月29日日转账给唐某某2万元。上述原告名下支付宝和微信账户转账给唐某某钱款共计10万元。

本院认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后,原告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起诉请求分割,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本案中,原告称其主张分割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存款系被告在2018年3月至2018年5月期间从原告处拿走的24万元存款。被告在前案诉讼中表示其确实从原告处拿走了这24万元存款,且已经打官司用掉了故被告不同意分割。对此,本院认为,被告在离婚诉讼前不久取走大额存款,现无证据表明其已全数作了合理处分,故原告有权要求分割。同时,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离婚时该24万元在被告处仍存在或剩余多少,不能排除被告对部分钱款作合理使用。因此综合本案实际情况,考虑到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在分割上述财产时予以酌情照顾原告,本院酌情确定由被告陈某2支付原告陈某19万元。被告陈某2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系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陈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陈某19万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原告陈某1负担2,450元,被告陈某2负担2,4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