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沈某1、潘某某与沈某2、孙某某等分家析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9-21 11:02:00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沈某1,女,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原告:潘某某,女,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沈某2,男,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被告:孙某某,女,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沈某3,男,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被告:沈某4,女,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被告:陈某某,男,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沈某1、潘某某与被告沈某2、孙某某、沈某3、沈某4、陈某某分家析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0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潘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被告沈某2、孙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沈某3、沈某4、陈某某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沈某1、潘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分割因上海市宝山区大场镇场中村北弄202号土地房屋征收而取得的补偿安置权益(共计人民币1,320,412.8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原告沈某1要求取得位于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超出70平方米的面积部分以向动迁组购买的价格支付给被告;原告潘某某要求被告支付其安置补偿费20万元,如补偿款可以转化为安置面积的话,20万元的补偿款就不再主张,要求获得的安置面积归在原告沈某1名下。事实和理由:2008年2月16日原告潘某某与被告沈某3登记结婚,2008年9月17日双方共同生育一女,即原告沈某1。后因沈某3沉迷于赌博并欠下巨额赌债,导致夫妻感情破裂。2013年4月9日,潘某某和沈某3经法院判决离婚,女儿沈某1随潘某某共同生活。2014年12月,原、被告户籍地上海市宝山区大场镇场中村北弄202号开始土地征收。2016年初,被告沈某2户与区征地事务机构签订了征地房屋补偿安置协议。原告认为,原告户籍在被征收房屋内,且原告名下无任何房产,理应分享补偿安置权益。故此,原告诉至法院,提出如上诉请。

被告沈某2、孙某某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1、被告沈某2、孙某某认可原告沈某1应享有的面积为70平方米,但本案中所有的动迁安置房均没有办理小产证,物权还未确定,尚不可诉。2、原告潘某某既不是被动迁房屋的利益所得人,也不是本次动迁的安置对象,原告因其户口在动迁房屋中而主张动迁利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3、被告沈某2和孙某某不同意原告沈某1、潘某某要求的房屋分配方案。被告沈某2、孙某某要求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由原告沈某1、被告沈某2和孙某某按份共有,其中原告沈某1享有70平方米,其余的面积由被告沈某2和孙某某所有。另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XXX号XXX室在沈某2户家庭内部已经实际分配给沈某4和陈某某;33号101室由沈某2、孙某某和沈某3、沈某1共同居住;31号101室现由沈某2出租并收取租金;60号102室已出售他人。

被告沈某3辩称:不认可原告沈某1享有70平方米的安置补偿面积。因为沈某1年纪尚小,无法管理房屋。不想让原告潘某某擅自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自己家的动迁房。另外也不认可原告潘某某享有20万元的安置补偿费,根据政策,潘某某不是安置对象,不应当享有动迁利益。

被告沈某4辩称:同意被告沈某2、孙某某的庭审意见,认可原告沈某1享有70平方米的安置补偿面积,但因为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实际面积有82.90平方米,可以将沈某2、孙某某、沈某1的名字共同写在这套房屋里,按份共有,沈某1的份额为84.4%。另潘某某不是安置补偿对象,不能享受动迁利益。确认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XXX号XXX室已实际分配给沈某4和陈某某。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上海市宝山区大场镇场中村北弄202号《农村宅基地使用证》中登记的土地使用者为沈某2,2015年9月15日,上海市宝山区土地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因沈某2户与宝山区征地事务机构未成达成补偿安置协议,故责令该户于2015年9月30日前搬离大场镇场中村北弄202号,交出土地,搬至宝山区南大路XXX弄XXX号XXX室、宝山区南大路XXX弄XXX号XXX室、宝山区南陈路XXX弄XXX号XXX室,区征地事务机构应支付该户差价款人民币14,300.86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认定沈某2户有效建筑面积为242.9平方米,应安置人口为6人,分别为沈某2、孙某某、沈某3、沈某1、沈某4、陈某某,其中独生子女2人,分别为沈某1、陈某某。因人均建筑面积不足35平方米,故补足35平方米,即安置总面积为35×(6+2)=280平方米。后沈某2户重新与区征地事务机构就安置补偿方案达成协议,沈某2户安置房屋5套,均位于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4079弄,其中31号101室建筑面积82.90平方米、33号101室建筑面积106.73平方米、55号202室建筑面积71.19平方米、11号102室建筑面积51.95平方米、60号102室建筑面积52平方米。

2、原告潘某某与被告沈某3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8年9月17日共同生育一女,即原告沈某1。2013年4月9日,潘某某与沈某3经本院判决离婚,婚生女沈某1随潘某某共同生活。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原告潘某某非安置对象,其要求获取20万元补偿款的诉请,本院不予准许。在征收补偿中,因独生子女身份而获得增加的补偿利益,不能当然认为皆归该独生子女享有。独生子女身份的取得系由其父母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而国家有关计划生育的政策性奖励的对象一般系独生子女的父母而非独生子女。在宅基地征收补偿中,基于独生子女身份而增加的补偿利益,并非独生子女的贡献或者劳动所得。对于该部分增加的补偿利益归属,被安置人之间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原则上归独生子女的父母和独生子女共有。本案中,原告沈某1系安置对象,故享有35平方米的补偿利益,且又系独生子女,故可增加35平方米的补偿利益。但原告沈某1基于独生子女身份而获得的增加的35平方米面积,因安置人之间就该部分面积没有约定,故该部分面积归沈某1及其父母潘某某、沈某3共有,本院酌定由沈某1享有15平方米,潘某某、沈某3各享有10平方米。潘某某要求其享有的面积归于沈某1名下,故沈某1共享有60平方米。关于原告沈某1要求享有购买超面积房屋权利的问题,本院认为,法院判决沈某1随母亲潘某某共同生活;沈某1对动迁房屋没有贡献,且在动迁安置中已经得到照顾;沈某1和其母亲潘某某并未支付过超面积房屋的价款,故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沈某1要求以超面积部分的平均优惠购买价格购买实得面积与应获面积之间差额部分的要求,本院认为,该部分差额面积是安置给沈某2户内全体安置对象的,如需购买,需征得其他安置人的同意。现其他安置人明确表示不同意,且经法院释明,原告不同意以市场价格购买,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请不予准许。本院确认房屋按份共有,即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原告沈某1、被告沈某2、孙某某、沈某3所有,其中原告沈某1享有72%的产权份额,被告沈某2、孙某某、沈某3共同享有28%的产权份额。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上海市宝山区场中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原告沈某1、被告沈某2、孙某某、沈某3所有,其中原告沈某1享有72%的产权份额,被告沈某2、孙某某、沈某3共同享有28%的产权份额;

二、原告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16,680元,由原告潘某某负担6,000元,由被告沈某3负担7,550元,由被告沈某2、孙某某共同负担3,1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