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胡某2与胡某1抚养费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10-16 17:15:29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胡某2,男,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胡某2,男,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胡某2与被告胡某2抚养费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2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法定代理人、被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胡某2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原告补付2017年12月至2019年9月的抚养费共计人民币(下同)43,000元;2、依法判决被告自2019年10月起,每月按照2,000元标准支付原告子女抚养费,至原告18周岁时止。事实和理由:原告母亲费某与被告胡某2原系夫妻,2013年6月16日生育一子胡某2,2017年12月18日费某与胡某2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儿子由女方抚养,男方于每月25日至30日间将儿子的抚养费2,000元汇至女方指定银行账号。但被告在2017年12月支付1,000元抚养费后,便以各种理由不再承担抚养费,截止2019年9月共拖欠原告抚养费21.5个月,共计43,000元。原告认为,胡某2作为胡某2的父亲,具有抚养子女的义务和责任,故要求按照协议约定补付并承担相应的抚养费。

被告胡某2辩称,对于原告陈述的身份关系和实际支付抚养费情况均没有异议。离婚时,被告是负债状态,当时每月税后收入4,000元不到,现在被告仍然要还债,目前债务37万元。被告愿意补付抚养费,也愿意按照每月2,000元标准支付抚养费至儿子18周岁时止,但被告现在没有经济能力,现在要优先偿还对祖父母的欠债,待明年中旬会按月支付。被告现在每月收入税后4,700元。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本院确认如下事实:费某与胡某2原系夫妻,2013年6月16日生育一子胡某2,2017年12月18日双方协议离婚,同日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约定:“……二、子女抚养、抚养费及探望权:儿子由女方抚养,随同女方生活,男方会于每月的25-30日间将儿子的抚养费2,000元整汇入女方指定的银行账号……”。

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被告2017年12月支付了1,000元抚养费,之后就未再支付过。对于被告提出从明年中旬开始按月支付,原告不予接受。

本院认为,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与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被告认为其现在没有经济能力,处于负债状态,故暂时没有能力支付抚养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对于被告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即使存在这样的情况,也应保证胡某2的抚养费。费某与被告胡某2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自觉、全面履行。在离婚协议书中,双方对于子女抚养、抚养费支付标准均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对于被告提出的延期给付,原告不予接受,而抚养费是对原告生活、教育的保障,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补付抚养费并按照协议约定标准继续支付抚养费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胡某2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付原告胡某22017年12月至2019年9月的抚养费计人民币43,000元;

二、被告胡某2自2019年10月起每月支付原告胡某2抚养费计人民币2,000元,至原告胡某218周岁时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437.5元,由被告胡某2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