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诉讼离婚 > 诉讼离婚 > 正文

王某1与王某2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10-20 16:51:53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望有所裨益。

崇明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王某1,男,汉族,住上海市崇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王某2,女,汉族,户籍地云南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王某1为与被告王某2离婚纠纷一案,于2020年5月6日起诉来院,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樊形锋独任审判,于2020年6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1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某2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准予原、被告离婚。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0年7月7日登记结婚。2017年9月,因被告母亲去世,原、被告共同去被告老家。处理完丧事,原告先行回沪,被告未归,原告多次打电话邀请被告回来,被告明确表示要和原告离婚,不愿回来。原告曾于2018年起诉离婚,但未获准许。原告认为,原、被告分居已超过两年,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故坚持要求离婚。

被告王某2未到庭,其向本院提交书面意见称:因人在老家,无法前来开庭;经慎重考虑,同意离婚,无共同财产需要处理。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某1与被告王某2均系再婚,双方于2010年5月经人介绍相识,于2010年7月7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被告恋爱期间及婚后初期感情均尚可。2017年9月,因被告家中有事,原、被告均至被告老家处理,原告在被告老家居住约10余天,并先行返沪,被告未回。因被告长期不愿返回崇明,原告曾多次催促被告回来,但被告拒绝回沪。为此,原告曾于2019年2月至本院起诉离婚,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缺席判决不准予离婚。之后,原、被告无任何往来,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

本院认为,夫妻关系的维系以感情为基础。原告王某1与被告王某2虽系自由恋爱,婚初夫妻关系亦尚可,后因双方未能正确处理日常生活中的矛盾,致夫妻关系不睦。双方自2017年9月起分居至今,其间在经济上和生活上均无任何往来,互不尽夫妻义务,现王某1坚持要求离婚,被告亦书面表示同意离婚,应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原告要求离婚之诉请。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王某1与被告王某2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0元,减半收取计100元,由原告王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