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子女抚养 > 子女抚养 > 正文

上海离婚咨询:陈某某、程1与程某2、程某3等分家析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莺莺如歌 时间:2019-08-19 14:02:43

 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解答离婚咨询:陈某某、程1与程某2、程某3等分家析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的一些关于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向婚姻律师咨询,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诸如向上海房产律师及上海婚姻律师咨询时的一些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109民初17836

原告:陈某某,女,196282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程1,女,199531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程某2,男,195891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程某3,男,19837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王某某,女,1987129日出生,汉族,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程某4,女,20071019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虹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陈某某、程1与被告程某2、程某3、王某某、程某4分家析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723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某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程1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原告陈某某,被告程某2、程某3、王某某、程某4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被告王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程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上海市西安路XXXXXX室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两原告要求分得征收补偿款的50%2,637,351.14元。事实与理由:陈某某与程某2原系夫妻,于2010129日协议离婚。程1系两人之女。程某3系程某2与前任妻子之子。王某某系程某3妻子,程某4系二人之女。系争房屋为公有住房,承租人为程某2。系争房屋为陈某某、程某2婚姻存续期间共同购买取得,之后一家均居住在内。陈某某、程某2离婚时未对系争房屋进行分割,并约定两原告均有权取得征收补偿利益。现程某2已与征收单位签订征收协议,取得征收补偿款。原告认为,系争房屋的取得是在陈某某、程某2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当属于夫妻共有。系争房屋取得之后是由陈某某、程1、程某2、程某3共同居住,且陈某某、程某2在离婚时曾口头约定征收补偿款均分。另外王某某、程某4曾享受过动迁安置,不属于系争房屋同住人。

被告程某2、程某3、王某某、程某4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系争房屋购房款来源是上海市商丘路XXX号房屋的动迁补偿款,该房屋动迁被安置人员程某3一人,故程某3是系争房屋的实际权利人。程某2、陈某某离婚协议约定系争房屋由程某3使用,两原告户籍仅是暂时保留在系争房屋。两原告无权分得征收补偿利益。

本院经审理查明如下事实:程某2、陈某某原系夫妻,于1991816日结婚,于2010129日协议离婚。2010125日,陈某某、程某2签订《离婚协议书》,载明:备注:女方陈某某和女儿程1所在户籍西安路XXXX室暂时不动,房屋拆迁后再迁出户籍。西安路XXXX室由儿子程某3继续使用。1系两人之女。程某3系程某2与前任妻子之子。王某某系程某3妻子,程某4系二人之女。系争房屋为公有住房,承租人为程某2,系于1997年购买而来。被征收前,系争房屋内有原、被告六人户籍在册,其中陈某某、程1户籍均于19981221日由上海市唐山路XXXXXXXXX室房屋迁入,程某3户籍于1997121日由上海市商丘路XXX号房屋迁入,程某2户籍于199836日由安徽省歙县迁入,王某某、程某4户籍均于2015728日由上海市东长治路XXXXXX号房屋迁入。被征收前,系争房屋原由陈某某、程1、程某2、程某3共同居住,后由程某3、王某某、程某4共同居住。2018623日,程某3与征收人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协议。根据征收协议,系争房屋认定建筑面积42.97平方米,房屋价值补偿款3,279,189.81元,装潢补偿21,485元;该户选择全货币补偿;其他各类补贴奖励包括搬迁费700元、设施移装费2,000元、不予认定建筑面积一残值补偿205,893.90元、特殊面积签约搬迁奖255,976.20元、签约面积奖42,970元、签约比例奖12万元、均衡实物安置补贴730,490元、促签促搬奖343,760元。结算单上另有签约比例奖超比例递增部分8万元、按期搬迁奖2万元、临时安置费补贴1.2万元、早签早搬加奖9万元、增发临时安置费补贴7,350元、签约搬迁计息奖62,887.29元。上述款项共计5,274,702.29元,已由程某2领取2,501,232.5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户籍资料、征收协议、离婚证、离婚协议书,被告提供的结婚证、离婚协议书、租用公房凭证、自愿离婚协议书、住房交换协议书、房屋拆迁安置协议,本院调取的征收协议、结算单、房屋资料摘录表、户口簿、银行存单、补偿费用发放签收单、补偿费用发放签收单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为证。

本院认为,根据《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的规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本案中,系争房屋虽是公房性质,却系程某2、陈某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而来,征收补偿利益的分割应适当考虑此节事实,进而与一般意义上的公有住房有所区别。被告辩称系争房屋购房款来源为程某3所有的动迁补偿款,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此难以采信。两原告的户籍在系争房屋内,被征收前未实际居住,且程某2、陈某某离婚时约定系争房屋由程某3使用,故两原告不属于系争房屋同住人。但根据系争房屋来源及居住情况,陈某某应可分得一定份额的与系争房屋价值补偿相关的款项,本院酌情确定陈某某应分得征收补偿款160万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陈某某应分得上海市西安路XXXXXX室房屋征收补偿款160万元。

二、驳回原告陈某某、程1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6,809.86元,由原告陈某某、程1负担10,545.14元,被告程某2、程某3、王某某、程某4负担16,264.72元。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由原告陈某某、程1负担1,966.65元,被告程某2、程某3、王某某、程某4负担3,033.3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高行玮

审判员  张廷奎

人民陪审员  毛济平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陆燕